在一个暖秋的早晨,一只红尾鹰落在史蒂夫·乔布斯礼堂(Steve Jobs Theater)外的一棵橡树上,这只肉食鸟仅仅是2017年苹果公司在库比蒂诺落成巨大的环形第二总部原始栖息环境恢复后广阔景观中的众多鸟类之一。蒂姆·库克(Tim Cook)笑着走过来对我说:“在这里办公,就像在国家公园里工作一样。”他列举了一些公开的数据:175英亩的园区80%以上是绿色空间,有7000多棵树。库克说:“这样的设计把户外带进了室内,也让室内变成了户外。”

在疫情使得苹果公司园区(Apple Park)12000名员工中大多数人远程办公之前,他们好多人都在园区种满果树的中央庭院开会。“你会看到人们骑着自行车从一个会议转到下一个会议,”库克说,现在库克以及15%的员工仍在按时到办公室上班。“你会看到人们在跑步。办公区方圆2个半英里,所以你每天走几圈就可以很好地锻炼身体,”洗手间和咖啡馆之间隔得较远,有意鼓励员工更多地走动,库克补充到。

苹果园区可能是乔布斯的乌托邦式理想,但它最终是按照库克的生活方式建造的。库克不是那种喜欢穿正装的人。这位现年60岁的苹果公司CEO既读得了圣贤书,又是一名健身狂。他上身穿贴身海军Polo衫,下身穿紧身灰色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耐克运动鞋,他拥有科技行业领袖该有的范儿——早起一杯蛋白粉奶昔就扎进健身房锻炼。他想谈谈他对真正的国家公园的热爱(他每年去几次),他对运动的需求(减轻压力行之有效的方式)以及苹果公司在全公司范围内的健康和保健的挑战。

“无论凭直觉还是现在通过研究证明,我们都知道体育锻炼是长寿和提高生活质量的关键部分,”库克说。他自己的锻炼时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他一天中失联的时段。他说:“我在锻炼时会断网,而且无论那时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我都坚持这样做。”

毫不奇怪,他密切关注他的Apple Watch捕获的健身数据。 他说:“我想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不是我认为我在做什么。因为我总能使自己确信自己做的比实际情况要多。 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动力。”

在我们采访前几周,苹果公司推出了Apple Watch Series 6,其口号是“健康的未来就在你的手腕上”。现在,当我们沿着灌木丛和干草之间蜿蜒的小径行走时,库克证明了Apple Watch已经开创了健身追踪的新纪元,而不仅仅是为专业运动员设计。 他引用了他从用户那里收到的来信,称该Apple Watch通过检测心脏问题的早期迹象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然后就是一个事实,即成千上万的人现在穿戴能监测关键健康指标的设备,并允许他们匿名与研究人员共享数据,许多人都这样做。 (约有40万名Apple Watch用户参加了一项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库克说,这使科学家能够“通过拥有更多能够参与的团体来使研究民主化。

他补充说:“我真的相信,如果你放眼未来,然后回过头来问,‘苹果公司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它将会是在保健领域。”

库克曾经多次说过同样的话。第一次是在2019年1月接受CNBC的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采访时。从那以后,这就成为了他重复向记者和投资者们的口头禅。但重复并没有使它听起来那么激进。苹果公司用Macintosh革命了个人计算技术,用iPod颠覆了音乐界,并用iPhone为现代智能手机奠定了基础,未来将会像…Nike在运动领域的贡献一样载入史册?

有这个可能。苹果公司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并且拥有做成重大事情的资源。在2015年推出Apple Watch之前,库克和他的团队在其最初的园区内创建了一个精致的健身实验室,配备了温度可控的房间,各种健身器材以及可追踪运动员运动代谢反应的传感器。他们进行了一次招聘热潮,招募了健身行业的资深人士Jay Blahnik–他帮助创建了Nike + FuelBand,以及数十名生理学家,运动科学家和医学专家。 2017年,他们聘请了斯坦福大学医学数字健康中心执行董事Sumbul Desai博士担任苹果健康副总裁。苹果公司还收购了许多健康初创公司,并与主要研究机构合作开展了一系列项目,其中包括9月宣布与华盛顿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以了解Apple Watch是否能捕捉新冠感染的早期征兆。

自首次亮相以来,该Apple Watch已被定位为改善健康状况的工具。 尽管第一版并没有让评论家们感到惊艳,它并不是突破性的健身设备,但它却深受消费者的欢迎:早期的销售要比第一款iPhone和iPad强。 在使智能手表成为主流之后,苹果公司保持了不断发展的智能手表行业的主导地位。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目前约有五分之一的美国人使用智能手表或健身追踪器。 在2020年第一季度,Apple Watch约占全球智能手表市场的50%。 (最接近的竞争对手Garmin和Samsung都低于15%。)

有充分理由期望苹果公司保持其市场份额,部分原因是Apple Watch不断更新新功能,从而使其对那些尚未成为苹果粉儿的用户更具吸引力。 在Apple Watch Series 2中,内置了GPS和防水功能。 然后是高度计,心电图(ECG)应用程序,指南针和跌倒检测。 同时,第三方开发人员为徒步旅行者、骑自行车的人和冲浪者创建了一系列针对运动的应用程序。

当Apple Watch Series 6在9月发布时,头条新闻是增加了血氧传感器。 但是,对于那些描绘了苹果医疗投资轨迹的人来说,更有趣的故事是Fitness +的发布,Fitness +是基于订阅的内容生态系统,可以在你的iPhone,iPad或Apple TV屏幕上提供健身工作室般的专业指导锻炼,同时集成来自Apple Watch的实时数据 。 苹果公司已经引领可穿戴设备竞赛,正加倍努力,声称在数字家庭健身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正好家庭健身市场因新冠疫情发展迅猛。

这些都不能保证苹果公司最大的遗产就是成为健康和保健的创新者。 但是在后乔布斯时代,这个公司显然以这种方式定位自己。

苹果公司园区内景

当我和库克走进苹果公司园区院子时,他解释了苹果公司是如何在2018年就发现为Apple Watch开发的传感器和软件,可以检测心房颤动或房颤,这是一种不规则的心跳,如果没有妥善处理的话有致命的危险。 这并不是设计团队本来计划要做的事情。 与Apple Watch的许多功能一样,它是用户在穿戴这款手表的过程中发现的。

“当我们第一次推出Apple Watch时,我开始收到人们的来信,‘我发现自己的心脏有很大的问题。 如果不是这款手表的话,就没人提醒我去看医生。’”库克说。 “一封一封的来信,滴水成川,让你突然意识这里大有可为。 于是Apple Watch就添加了房颤监测功能。 然后就设计了心电图功能。 如果你的心率过低或过高,都会发出警告。”

对于库克而言,这些服务使Apple Watch用户可以“以过去无法拥有的方式掌控自己的健康状况”。 确实如此,尽管一些医学专家会指出,这可能导致很多压力大的人不必要地去看医生。 梅奥诊所(Mayo Clinic)于9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在Apple Watch发现不规则脉搏后去医院的人中,只有11.4%的人被诊断为“需要临床手术”。 问题主要不在于Apple Watch; 不间断的自我监测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好像哪里有问题的征兆。 你的医生知道如何根据你的整体健康状况来解释这些征兆,但你可能不懂。

但这并不会减慢苹果公司增加更多功能的努力。 在去年秋季推出的Apple Watch Series 6广告中,解说员大胆地预测未来的智能手表该有的远距离功能,喜欢探险的——冲浪爱好者、骑行爱好者、宇航员等各种各样的用户又反复告诉强调Apple Watch都已经实现那些功能。” 我问库克,这是否表明苹果公司正在将重点转移到如何解释健康指标上,而不是开发新硬件以收集更多数量的数据。 他的简短回答:不。

他说:“永远不要轻视未来可能出现的创新数量。我们的实验室中发生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 用棒球类比来说,我们处于早期局面。”

当然。 但事实是,苹果公司的突破通常是关于设计,而不是新技术。 第一款Apple Watch的成功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引人入胜的直观方法来追求健身目标:一系列三个同心活动环,分别代表日常锻炼,运动和站立时间。 比起完成某个任务(例如迈出的步伐或燃烧的卡路里),它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动机。 现在,苹果公司希望通过Fitness +复制这个成功经验。 当我们问Fitness +的负责人Jay Blahnik是什么使Fitness +具有革命性意义时,Blahnik谈到了健身数据库的菜单设计和搜索功能。

去年秋天推出的“我们都有了那些功能”的广告片

然而,在使用Fitness +时发现仍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培训教练的参差不齐。当该平台于12月发布时,健身课程中有不同风格的自行车教练,跑步教练和瑜伽老师。这是与Apple Watch用户的一种新型关系,这种关系取决于教练的个性。但家庭数字健身品牌Peloton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并积累了一批狂热的家庭健身爱好者,这些人甚至在疫情前就在想还要不要在健身房续费。Peloton就很懂它用户的健身习惯。我向库克建议,与用户的这种亲密关系是苹果公司应该探索的新领域,但他并不这样认为,他坚持认为苹果公司多年来一直通过线下品牌旗舰店与顾客建立类似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其实一直在教练行业领域探索,只是我们辅导的是其他事情。如果你进入我们一个零售店,你最可能寻找的就是帮助——创作和学习东西。Fitness+正在把那种个人亲密关系带入健康领域,”库克说。

库克认为,该平台的主要优点是可以帮助Apple Watch用户探索他们永远不会自己追求的运动。他说“希望我们能让人们摆脱他们的锻炼形式,换一种方式锻炼,因为用这个平台可以很容易做到。也许他们尝试完又回到自己熟悉的运动,也许他们发现了新大陆。”

一名员工在苹果公司园区跑步

这听起来足够有所作为,但是有一个强有力的论点是,苹果公司可以对我们的整体健康产生最大的影响,就是帮助我们少看屏幕多休息一下。 当你在计算机前忙完一天的工作,闲下来浏览新闻或刷刷Instagram,其他时间再用iPad做一组有氧运动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苹果公司了解这些,它的总部绿树成荫,把公司变的像户外一样足以证明它对自然环境的欣赏,这些都是硅谷其他公司不敢想的。库克一开始就说:“只有大自然才能给我带来更多灵感,我们都是靠灵感和激励在运作公司。当我深处大自然时,我会觉得我们规划中的事情是如此渺小,每天遇到的那些问题都变得微不足道。”

那么,苹果公司正在采取什么措施来帮助我们放下手机减轻压力呢?你又怎么看那些在国家公园的悬崖峭壁上掏出手机自拍博关注的人呢?苹果公司不应该解决这些问题吗?

库克说:“我对去国家公园旅行的人建议是,放下你的自拍杆,享受户外本身的魅力,这样你在户外就待得更久。但这确实是个难题,作为平台的拥有者,我们对产品的使用方式负有责任,而不仅仅是置之不理,听之任之。但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个公司都有这种意识。”

这听来感觉像是库克把矛头指向了其他科技公司,但我能明白他的意思。库克并没有经营以用户点击和喜好为算法的社交媒体,也不是想要挖掘我们的用户数据来做广告业务。他强调苹果公司对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并没有兴趣,它的业务是向我们出售硬件以及随附的软件和服务。

他坚持认为:“我们从未设计过能够统治人们生活的产品。这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的。 我们从未想过“人们在我们的产品上花费多长时间? 我们要想尽办法让用户在我们产品停留的时间更长。’”

库克提到了iPhone和iPad上的“屏幕使用时间”功能,该功能于2018年推出,旨在使人们了解他们花在寻找特定应用或网站上的时间,并帮助他们为自己设置使用限制。 他说:“就我个人而言,预计花在屏幕上的时间与现实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库克还记得数字吗?

“差异很大。”库克笑着说。 “所以我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我需要所有这些提醒呢? 我真的需要在事情发生时立即了解它们吗? 然后我开始砍掉一些引起我注意但不重要的东西。”

“屏幕使用时间”这个功能确实不错,但它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简单的告知我们使用屏幕的时间,鼓励我们进行自我条件,这只会使我们感到难受,但无法帮助我们做的更好。

谈话快结束时,我们坐在苹果公司园区庭院的野餐桌上。 库克承认,在帮助用户多放下手机方面,公司并不是都有答案,他向我保证,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但是我又提起这个话题并给了一个提议。 苹果公司教用户如何更明智地使用他们的产品,这是公司的第一要务吗?对于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我们“非同凡想Think Different”的苹果公司来说,这不是最终的使命吗?

他回答说:“我们面临挑战,要在这个领域继续创新,就像我们面临挑战一样,要在我们所设计的每个产品类别中不断创新。” “我简单来说,如果你看手机的时间多于你和朋友眼神交流的时间。那么你一定做错了。 我知道有很多人正在这样做。 有些人对此感到不满意,有些人则不以为然。 到目前为止,我们将精力放在使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上,而不是费力地告诉他们什么对他们是好的。”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屏幕使用时间”虽然简单地让我们意识到这一点,但我们并无法变的更好。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工具来帮我们摆脱智能设备的困扰。也许这个这个解决方案更多是温和的。毕竟Apple Watch预设了每小时提醒用户站起来走动至少一分钟。在戴了Apple Watch两个月后,我开始无视至少一半的提醒。但是其他时间我的确会站起来在我办公司走走,甚至走到外面晒晒太阳。只有像库克这样真的喜爱户外时刻的技术创造者,才能真正为用户的健康着想,才有说服力让我相信技术真的能让我们更健康。

注:本文编译自美国《Outside》杂志,转载请注明“鞭策:探索户外新潮流”编译。谢谢。

By 鞭策君

愿更加鞭策,以成远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